爱敬忠诚恒相守,纵始青丝入白头
2018-03-15 16:14:25 来源: 作者:
【字体:
打印

追记共产党员范迪兴同志


  2018年1月26日下午三时许,范迪兴教授爱人刘延芳老师打开裹在上面的绢布,将范老托付给她的“最后一笔党费”——一万元人民币,亲自交到校党委组织部部长舒明的手里。

  历经行伍十四年,他是一位老战士;在南昌大学执教三十余年,他是一位老教师;入党73年间对党忠诚,他是一位老党员。他,就是范迪兴同志。

  从他身上,我们看到了他对党始终怀有深厚感情,始终忠于理想信念,看到一名普通共产党员的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的情怀。

他,总是不愿麻烦别人

  舒明代表学校献上鲜花并呈给刘老师大额党费收据后,挨着刘老师坐下,牢牢握着她的手,感慨道:“这不是范老第一次交大额党费了,范老一直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不平凡的事情!范老的人品在党员群众中大家都是交口称赞的,您若以后遇见困难务必要和组织说,务必让我们也帮上一次!”

  “组织已经费了很多心力了,太麻烦了,太麻烦了,他以前就总是怕麻烦大家。”刘老师已是满头白发,回忆起爱人范迪兴她忍不住嘴唇翕动。

  据了解,范老原本每月应交党费15.9元,也即是说他一次性交了52年党费。

  80年代末,辛勤耕耘了30年后的范老离退后终于可以享天伦之乐了,但他依旧发挥身为党员的余热,或打门球,锻炼身体,或在校园内捡拾垃圾,维护校园秩序。

但高血压,脊柱强直型类风湿关节炎一直困扰着他,因为是离休干部,且享受副厅级生活医疗待遇,范老本可以得到很好的服务,住高干病房,但他总是愧念自己得到得太多,满足了。

  医学院离退休党支部书记金鸿儒说,2017年范迪兴同志住院时本可以从退休办申请护理费,但范老非说要把资源让给更需要的人,拒绝申报护理费,并多次强调不要进行过度检查,为国家省下这笔费用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学医出身的他主动提出放弃治疗。

他,在平凡岗做非凡事

  范老儿子范广健说,范老参军年纪小,也受了老战士们很多照顾。当时条件艰苦,瘟疫横流,范老就读卫校抽空上学习班,致力于军医医务相关工作。

  “反正我都听他的,跟着他踏实,他也不认钱,人也刻苦。”刘老师说起第一次坐长途车入赣,说起在江西大饭店放下行李仿佛就在几日前。

  80年代末,女儿范广勤本已经可以留在同济大学医学院任教。但是在他的劝说下,女儿重返江西,回到他所在的预防系,将医学教育的事业衣钵相传。

  在范老影响下,范广勤已执教30年,培养了近万人的人才队伍,预防系已经成了医学院最大的一个学院(公共卫生学院),他的女儿作为学院的院长,正沿着父亲未了的事业开拓进取。

  说起父亲对自己最大的影响,范广健说,父亲一生勤俭,从不发牢骚,以前日子再苦压力再大,也从未在家里吐过半句怨言。他热爱他从事了大半辈子的教育事业。最后几天,范老意识清明时还挂念着要为教育拿钱出力。

他,就是这样一个人

  采访期间刘老师向我们展示范老曾获得的勋章和纪念章,“这是淮海战役得的,这是中南地区解放发的......”刘老师如数家珍。金色的奖章闪闪发光,看得出来主人应该是十分爱惜经常擦拭的。

  刘老师向我们骄傲地细数着她爱人的奖章,数着数着眼泪就滑下来了。“他就是这样一个人,不愿意担荣誉,不愿意给国家添麻烦。以前日子苦,自己家里没钱,但遇见社区人有困难他都一块钱掰成两份来帮助别人。”刘老师喃喃到,“他就是这样一个人。”

  “我入党五十余年很少见过像范迪兴同志这样为党,为群众如此尽心的人!”回忆起这位老大哥,金鸿儒禁不住唏嘘,“他私下里有些内向但是很热心,去年他腿肿的很高,听说有小学生来此做传统教育学习,仍坚持去给孩子们讲红军故事。”

  舒明说:“作为一名党龄73年的老党员,范迪兴同志点点滴滴的所作所为都诠释了对党忠诚,不忘初心。范迪兴同志还曾去给南大学子们上过党课,这都将在对新生代的教育中产生强大的影响力。”

  爱敬忠诚恒相守,纵始青丝入白头。这是刘老师在范老身旁诠释的一句话,更是范迪兴同志对党朴素感情的写照,是一位合格共产党人的气节


COPYRIGHT © 2016 江西大学生在线 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 ICP
经营许可证:赣ICP备13004133号 互联网出版许可证 新出网证(赣)字 133号    技术支持:维网科技